5岁儿童骑车撞特斯拉吓得浑身发抖 警察竟要他酒测


负责人扎利(Alireza Zali)警告,德黑兰目前并没有达到疫情控制的理想状态,医院的大部分重症监护病床依然被新冠患者占用。

从3月30日开始,伊朗的新增确诊病例连续六天出现下降。但与此同时,有官员透露,过去两天德黑兰各大医院接收的患者上涨了30%。

报告还指出,疫情将降低经济增长,导致高通胀,而民众生计受影响将进一步引发经济政治危机。

德伯格葛雷夫此前是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一家大型州立医院的麻醉师,而现在,他的主要工作是为新冠肺炎病患插管。

据报道,德伯格葛雷夫表示,“我可能是这些病人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或者是他们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很多人永远都离不开呼吸机。这就是这种病毒带来的现实情况。每次我走进重症监护室(ICU)给病人插管时,我都强迫自己思考几秒钟。”

“当我开始把管子放进(病人气道)时,就给了病毒被释放到空气中的机会。病人的气道在那个时候是完全开放的——没有口罩或任何东西(遮挡)。当插管进入气管时,人们会咳嗽,咳得深而强烈。我的面罩和头巾会被飞沫覆盖。它们通常是微小的液滴。雾化的病毒可以四处漂浮。你基本上就(像)是在核反应堆旁边。我会自信而快速地去完成,因为如果你第一次失败了,就必须再做一次,那就会带出更多病毒。”

卫生部副部长哈里奇(Iraj Harirchi)表示,从外地返回德黑兰上班的民众可能将病毒带回德黑兰。

鲁哈尼称,复工并不代表民众可以忽视居家要求。除工作和必需购物之外,民众依然需尽量留在家中,“社会活动应该保持在最低所需限度”。

德伯格葛雷夫继续说,“一旦我完成,有时我会回到休息室做下蹲或弓步。我努力使我的肺保持强壮。(我)很难不去想,因为我从小就患有严重的哮喘。”

鲁哈尼要求所有复工方严格遵守防控规定,工会以及有必要时,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的巴斯基民兵将负责监督。